一只吉他的新生命(上)

大黑是我制作的一只2a型号。由于背板是一块紫的发黑的东印度玫瑰木,所以被贴吧里的夏延小朋友命名为大黑。它拥有低沉有力的低音,以及弹性十足的甜美高音。以及非常好的老西班牙音色质感。6月我把大黑带去过上海,某位同为制琴师的朋友给与这只琴非常非常高的评价,但内容暂不透露。他的那番话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下面是大黑的试听,感谢好友王阁帮忙录制的试听,感谢好友林幻奇提供教室录制。


按计划会在上个月底的上海乐器展上带大黑去和各地老师们交流一下。所以要给它重新刷一下虫胶漆。让它光彩照人的出现在上海乐器展。我要让它在一片称赞声中度过一个愉快的乐器展。刷虫胶漆是很费功夫的事情,在辛辛苦苦的涂刷和打磨一个星期之后,大黑终于有了漂亮的虫胶漆面。

这是刷漆第四天,刷了100遍左右的时候,漆面已经很不错。亮度开始有了。

1 2

第六天,这是涂150遍左右的时候。我也拍了照片留念。这时候漆层已经足够好。但我想让大黑更漂亮点。表面上是我用2000号砂纸蘸水打磨后的虫胶与水混合的浆。大黑的背板真的很黑。正常光线下几乎接近乌木的色泽。

4 5

 

200遍左右的时候,漆面已经是很完美的色泽。接下来要给它做最后的抛光。抛光完,大黑就会漂亮得神采奕奕。

6 7

 

可是,就在我准备点一根胜利雪茄,准备优哉游哉的给它抛光的时候,大黑意外地脱手掉到地上。我在琴体掉地上的碰撞声后懵逼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掉地上了。我赶紧拿起来检查伤势。当我把面板转到身前时,眼前的一道裂痕如同一把利剑在我心上剖了一刀。就像下图。

8 9

 

大黑的面板裂痕。

11

 

以前总是以为自己阅琴无数,对琴只有欣赏、鉴赏。觉得自己早已经拜托了初学吉他时候对吉他的那种主观感情投入。也一直奉劝很多弹琴的朋友说,吉他就是用来弹的,对于小磕碰什么的不用在意。可是,这只琴上的裂痕让我越看越想哭。可能,因为大黑是我亲自做的吧。对于制作大黑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困难,付出的心血,一时全都涌了上来,涌到了眼圈,最终还是变成眼泪掉了下来。要知道作为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去年痛风发作最严重的时候,疼的要死的情况下,我也咬紧牙关,没有吃止疼药。被医生判定以后都不能喝啤酒,我也是豁达坦然的面对。可是,摔坏的大黑却让我流泪了。可能,吉他对我来说真的比肉体疼痛与喝酒更重要。而且重要很多。

等缓过神来,我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我老婆。她首先说,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想哭。其实,大黑的很多步骤是交给我老婆去做的。她在粘音梁与衬条等精细步骤上的工艺水准比我高的多。我知道她心里也和我一样难过。我告诉她,我们以后做的琴都会比大黑更好,更好很多。

晚上我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又告诉了丹麦老头Kindgren。老头子给我回复了如下内容:

Dear Jialan,

I am so sorry for the guitar to dropped! What a sad thing to happen! And I would cry! And I am a man too! Maybe in China men don’t cry but I think it is good for you if you do. I cry easily. Both when I am sad and when I hear some beautiful music or when I am in the nature.

I am really sorry for you! It must be very frustrating and making you sad and angry… I feel with you! But maybe the guitar will be even better after you made a new top?! We can only hope.

I am sure you will build some amazing guitars! It all takes time… and love for the guitar… and patience… but you have it all and in the end you will be super good at it! J

 

好了,真正的男人也会遇到挫折,但是面对挫折会不屈不挠,勇于战胜它。像我这样铁骨铮铮的制琴师,岂能放弃大黑。在乐器展结束之后,我先回青岛度了个假。回来之后立刻着手大黑的修复。我要让大黑得到新生。

大黑的面板裂的很严重,而且音梁也磕松动了一根。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损伤。但是面板伤成这样,已经接近废琴。初步判断,不能简单的粘好裂痕处。我打算给它重新换一个面板。

第一步是拆指板。指板是用太棒胶水粘上去的。太棒胶水在80到90度的温度下就会慢慢失效。所以,用电熨斗可以将指板烫下来。但是在这之前,要先把品丝翘掉,这样的话,电熨斗才可以完全贴到指板上,受热才会充分。之后再把指板烫掉。

翘掉品丝的指板已经报废。品丝槽附近的木头已经被带起,

13

 

将电熨斗放在高把位的这边上,让指板受热一段时间。

14

 

受热大概20分钟。指板和面板已经脱胶。可以轻松的拿掉指板。然后继续烫低把位的指板。

15 16

 

第二步,将面板和边线拆掉。合琴与包边线同样用的太棒胶水,所以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拆它们。下图中的面板上有虫胶受热之后熔化的痕迹。可见,虫胶也不能承受80度以上的高温。但是一般温度下,虫胶漆面还是很稳定的。所以,弹琴的朋友们其实不必担心温度会对虫胶漆有什么影响。

17 18

 

面板已经完全拆掉。

20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大黑上用了双衬条的工艺。双衬条可以增强面板振动的传导,以及增强侧板的稳定性。

21

 

修理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修复工作会重新写文章记录。接下来会把琴颈拆掉,以及重新磨一下衬条,以及对于面板的制作。相信一定是非常精彩的一段经历。

明日应邀去谢老师的工作室。顺便偷他两套柏木背侧板回来。这两天怕是要先将大黑的修复工作放到一边了。

微信:jialanguita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